????人间四月天,春风正撩人。

  ????嫩绿的柳枝吐露新叶,阳光下折射着炫目的光彩,路边的河面上波光粼粼,时不时有小鱼跃出水面。

  ????官道上车马喧嚣,摩肩接踵,地方官吏、豪强、武将齐至,要送杨霖回京。

  ????边关防务已经布置好,天津卫也在按部就班地建造,接下来就是些细节的事情,自己就算留在这里也不可能做的比宗泽还好。

  ????漫天的欢呼声中,杨霖轻轻地挥了挥手,然后盍上了车帘。

  ????长舒一口浊气,杨霖晃了晃自己的脖子,刚才的人群太过热情,自己几乎是挤着才能上前。这幽燕一带的豪强和官吏也不傻,知道燕地刚刚归宋,若是想继续站稳脚跟,在朝中不能没有靠山。

  ????其他的大员他们接触不到,只能是尽可能地笼络贿赂自己,杨霖对燕地也颇为看重,毕竟这里是直接和女真接触的地方,内部的稳定胜过一切。

  ????女真人南下是早完的事,被灭掉了那么多的猛安谋克,还有女真将领无算,就连吴乞买也死在了自己手上,他们不来报仇才是怪事。

  ????只要来到时候,燕地投降派少一点,就凭这军州险要,万里长城,还有宗泽镇守,杨霖一点都不怕。自己给他们留下的,可不是一个烂摊子,首先幽燕军州都是在议和和开战的夹缝中,用诡计赚取的,城墙没有受到损坏。再就是兵强马壮,钱粮充盈,天津港又可以源源不断地快速运来补给,就算是战事正酣的时候,也不会短了物资。

  ????燕地豪强在自己的有意清扫分化下,已经被灭掉了一半以上,剩下的都是还没开战就投奔了大宋的。幽燕当地百姓,受宋军大恩,从女真的铁骑下将他们救出来,又施粥发衣,丛豪强到百姓应该都不会有太大的抵触。

  ????只要自己在朝中不倒,杨霖就相信这幽燕之地,不会被女真人打破。自己已经与他们交过手了,现在看来,女真很强,强在将士凶狠悍不畏死、弓马娴熟,身体强健精神坚韧,但并不是不能被打败。在野战中他们都无法摧毁大宋的将士,更何况是想要攻克宋军把守的雄关险要。

  ????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大宋的体量太大了,尤其是现在边关上除了女真,没有别的敌人,内部又相对稳定,庞大的帝国足以支撑对幽燕的防御。再休养上几年,出动出关都不是不可能的。

  ????马车中,折浣香难得没有上前痴缠,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。杨霖微感诧异,用手指戳了她一下,奇道:“小香香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  ????折浣香眼帘低垂,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,楚楚动人,抹了滴眼泪道:“我们折家搬到山东密州府,我托人从天津卫给他们写信,说是在新宅子里给我留一间小院。我大哥他非但不肯,还对我冷嘲热讽,亏人家帮了他们那么大的忙...这群没良心的,早知道让蔡京把他们都害死算了。”

  ????杨霖一阵心虚,赶紧把她搂在怀里,柔声安慰道:“太不是东西了,以后咱们不跟他们来往,我在汴梁给你建一座大大的院子,再也不见这群没良心的白眼狼了。”

  ????折浣香越想越觉得委屈,趴在杨霖的怀里,抽泣个不停。杨霖看着她脖颈奶白色的雪肌,感受着怀里的柔腻,心中暗道上天果然是公平的,给了你浑身上下无一不妙的身子,就让你天真烂漫没有脑子。折家被你害的根基全无,还舔着脸去要个小院,那折可求不飞马来抽你一顿,也不过是畏惧你姘头我的权势罢了。

  ????杨霖对折家的打击是从上到下依次衰减的,折家的嫡系几乎被赶到了密州府,但是旁系却还有不少在西军中任职。一个门阀一旦掌权超过百年,便自然而然地把他们的势力范围视作自己的禁脔,谁也不许触碰。

  ????折家在府谷的统治有五百年之久,做事不会想着朝廷,全凭自家的利益来做决断取舍。所以原本时空中靖康之时,种家、姚家全都死战殉国,折家见事不好就投降了金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