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建春话音刚落,一道玄色身影从天而降,瞬时,舒青爱的整个身子,便是落入了他的怀中。

“季建春你一把年纪了,何曾也是有了这等本事,连本王的妻子也敢威胁?莫不是年岁已高,也可以告老还乡,颐养天年了?”

离墨辰的声音骤然将周遭的空气降低了几十度,舒青爱仰头,凝望着紧紧拥着自己的男人,唇角微扬。

季建春被离墨辰这般赤LL的威胁,面上也是无法挂住他身为丞相的威严。

脸色黑如锅底,就如离墨辰如今的态度,他觉得已经没有多话可言!

衣袖狠狠一甩:“辰王可是要慎言!辰王也不是皇上,可是无权说干涉老夫的去留!”

话落,季建春直接大步而去。

“离墨辰,你怎么来了?”

舒青爱挽着离墨辰的胳膊,也是好奇,他这个时候怎的会来。

“为夫只是路过。”

舒青爱无语,有这么巧吗?

次日,舒青爱来辰王府这般久,第一次收到别人的邀请函。

邀请函上邀请的是“辰王之妻,寒河县主。”

看到这份请柬,舒青爱真的是想笑不已。

“离墨辰,你这堂妹还真是有意思,看来,她也不怕你那个父皇生气?竟然这般写着邀请函。”

离墨辰从从舒青爱的手中,抽出那张邀请函,看了看上面的内容,也是忍不住的嘴角微扬。

“这敏阳从小就是这跳脱的性子,也深得父皇的喜爱,她是为夫皇叔膝下唯一的女儿,整个皇室众人都是宝贝她得紧。”

听离墨辰这般一说,舒青爱也是了然了。